指揮家楊洋揮起雙手,青年大提琴家莫漠與中國愛樂樂團呼應共鳴,古曲《梅花三弄》的泛音旋律變化堆疊,那是著名作曲家陳其鋼在中國文化與世界語匯之間寫就的平衡。9月22日晚,保利劇院,這首深情的大提琴協奏曲《逝去的時光》正式拉開了第25/26屆北京國際音樂節的序幕。

三年來,北京國際音樂節走過了疫情期間文化交流受阻的重重考驗。如今,他們選擇首先回望來路,以百年來中國音樂的薪火相傳作為新的起點,再度出發。

北京國際音樂節演出現場。本報記者 方非攝

●現場

中西合璧展現百年來路

自1998年在法國首演以來,陳其鋼《逝去的時光》早已成為中國故事走向世界的典范。有關中西交融的探索,向來是推動中國音樂不斷前進的共同特質。開幕音樂會上,這條精神線索貫穿始終。緊隨《逝去的時光》之后,中國愛樂樂團以樂聲織成時光的長河,回溯至百年前的先驅之音。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張立萍上場,蕭友梅的《問》以及趙元任的《聽雨》《瓶花》《教我如何不想她》4首歌曲接連唱響,意蘊豐富而雋永。

下半場,北京民族樂團的50名樂手登臺,被包裹在西洋樂器圍成的半圓里。隨著民族彈撥樂器以清越之聲率先沖破低音徘徊的沉郁,北京國際音樂節與北京民族樂團聯合委約作曲家鄒野創作的《聆聽劉天華》迎來世界首演?!恶雎爠⑻烊A》滿懷敬意,全曲分為3個樂章,均以民樂大師劉天華的代表作命名——第一樂章“改進操”、第二樂章“良宵”、第三樂章“光明行”。民族管弦樂、西洋交響樂兩支編制不小的樂隊各自光芒閃耀,又圓融自得,喝彩聲久久不散。

●致敬

一個世紀前的作品光芒不減

蕭友梅、趙元任、劉天華,他們皆是北大音樂傳習所的代表性人物。1922年,“北京大學附設音樂傳習所”在時代浪潮里應運而生。傳習所由時任北大校長蔡元培任校長,蕭友梅任教務長并主持日常工作,提出“以養成樂學人才為宗旨,一面傳習西洋音樂,一面保存中國古樂,發揚光大”的辦學原則,開啟了中國現代音樂教育之先河。

前人們在一個世紀前留下的作品,至今仍然光芒不減。張立萍非常感慨,自己在開幕音樂會上演唱的4首歌曲竟然已走過了百年光陰:“那個時候,大師們已經能把西方技法與中國的民族情懷相結合,直到現在,音樂中的‘魂’仍然不過時。這些作品的旋律其實非常簡單,可是它們凝聚的力量不那么容易表現到位。”如今,樂壇崇尚戲劇張力突出、感官刺激明顯的作品,但百年前那種雋雅動人、堅韌獨特的人文情懷喚醒了張立萍心底強烈的認同,隔著樂譜,她感到由衷震撼。

●融合

高難技法注入新的表達

北大音樂傳習所辦學宗旨的主要推動者、踐行者,是當今中國音樂界眾所周知的劉天華,昔年,他據理力爭、身體力行,終于把琵琶和二胡納入了大雅之堂,在我國近現代音樂史上留下了劃時代的一筆。流逝的時間沒有磨滅他的精神,在作曲家鄒野筆下,《聆聽劉天華》幾乎囊括了大師所有二胡、琵琶樂曲的主題,以中國傳統音樂與舶來交響樂的重新組合為之賦予新的光彩。

民族樂器與西洋樂器的融合向來是一大難題。“民族樂器是五度相生律,西洋樂器是十二平均律,彼此可能調音都調不到一起去。”楊洋解析道。此外,民族樂器的聲音很可能被西洋樂器淹沒。楊洋贊嘆鄒野運用的配器手法之精妙,同時也深諳其難度。北京民族樂團的樂手們開始排練的第一天甚至一度被難倒,中國傳統的五聲音階移植到西方樂器上,拉起來同樣困難重重。

“樂團成立8年來,這是我們演過最難的一部作品,譜面上變化音非常多。”北京民族樂團團長李長軍說。他鼓勵年輕的樂手們一定要啃下這塊硬骨頭,一次次磨合、一場場排練后,傳統民樂與西洋交響的樂聲終于融匯合流,當兩種特色鮮明卻能和諧交織的樂音包圍了站在指揮臺上的楊洋時,他動容不已:“那真的像是天籟之音!”

至10月15日,今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將在24天內帶來25場演出,從“音樂·青春·未來·態度”4個維度對“共未來”的年度主題進行藝術詮釋。

(原標題:第25/26屆北京國際音樂節大幕開啟 以百年音樂傳承為起點再出發)

來源:北京日報 記者 高倩

流程編輯:u027

版權說明: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站上的文字、圖片、圖表、漫畫、視頻等內容。
未經許可即使用,或以此盈利的,均系侵害本網站著作權及相關權益的行為,本網站將追究法律責任。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
聯系方式:takefoto@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