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去的周末,中央芭蕾舞團的首部原創交響芭蕾作品——首演于2021年的《世紀》再次登臺天橋劇場,為觀眾帶來視聽震撼。

交響芭蕾舞劇《世紀》劇照。 本報記者 方非攝

《世紀》作為中芭唯一的交響芭蕾作品,重在讓觀眾“聽見舞蹈”“看見音樂”。它沒有明顯的劇情,不受故事線束縛,更多是從音樂的角度去把握舞蹈的形態。相較于《紅樓夢》《鶴魂》等中芭原創作品,《世紀》目前只上演過17場,排期并不算多,但每每上演都能帶給觀眾不小的震撼。整部作品以著名作曲家關峽的四部音樂作品的精華段落為基礎,形成擎天、移山、蹈海、追日四個樂章。其中,“擎天”的音樂選自關峽《第二交響曲“希望”》、“移山”選自關峽創作于疫情期間的《浴火重生》、“蹈海”選自《第一鋼琴協奏曲“奠基者”》、“追日”選自管弦樂作品《交響敘事曲》。

四個樂章的音樂各自具有鮮明特征,這讓與其配合的舞蹈也面目清晰。甚至,每個樂章都會出現一個標志性的上肢動作,表達情感與精神。“擎天”伊始,舞臺在象征第一縷曙光的燈光中打開,“泥人”們在紅衣女媧的引領下,展開艱苦卓絕的奮斗。女媧雙手向上托舉的補天動作,形成固定的舞蹈意象。“移山”一章充滿陽剛氣息,由全男班演員擔綱,一代代愚公在舞蹈中不斷重復上肢的推擴動作,突出抗爭的激烈。“蹈海”則靈動得多。初時,女演員占據舞臺,以靈動身姿展現精衛的擬態。當音樂由輕盈轉向渾厚,男演員也加入進來。當演員們一個接一個,不斷重復掩面、打開的動作,展現出一種開放的心態。最后的“追日”中,回顧了前三樂章也展望了未來,寓意每一代中國人都是夸父,不斷追逐光明。以手捧心的肢體動作,代表了臺上臺下眾多觀眾對祖國炙熱的感情。

更具寓意的是,在昨天下午的演出中,不僅中芭演員登臺,更有中芭舞蹈學校的數十位學員出現在觀眾席過道上,回應舞臺上的表演,強化了“代代相傳”的寓意。

《世紀》全劇定位于“千年之問 百年之答”基調上,其時空想象也更宏大。反復出現在舞臺上的巨大宇宙天體背景,將人們帶入到遼遠無垠的星空之中,開啟一場與宇宙和時空的對話。紅日、裂隙、海浪等簡潔干練的舞臺背景形象,彰顯出現代感與時尚感。伴隨這部作品被越來越多觀眾認知,相信《世紀》的排期也會不斷增加。

來源:北京日報 記者 李洋

版權說明: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站上的文字、圖片、圖表、漫畫、視頻等內容。
未經許可即使用,或以此盈利的,均系侵害本網站著作權及相關權益的行為,本網站將追究法律責任。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
聯系方式:takefoto@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