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在直播或者拍短視頻的時候,配合當下流行音樂烘托氛圍,已屢見不鮮。但未經授權濫用音樂的侵權行為,也越來越得到重視。音樂版權保護難在哪兒?行業又該如何規范?

“目前短視頻、直播平臺用戶數量日益增長,用戶類型趨于多樣,不少用戶版權意識淡薄,給行業監管和司法審判帶來了一系列挑戰。”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李小瑩表示,當前視頻和直播領域涉及的音樂侵權隱患主要包括三類情形,一是翻唱歌曲,二是制作視頻的配樂,三是在線錄制視頻的配樂。

李小瑩稱,用戶應加強版權意識,在短視頻或直播平臺,只能使用平臺提供的經授權的音樂,不能自行使用未經授權的音樂。同時,用戶使用平臺所提供的音樂素材制作的視頻內容,只能在該平臺范圍內使用,“如果搬到其他平臺發布和傳播,超出了使用范圍,仍會構成對音樂作品本身的侵權,這是有邊界的。”

短視頻直播平臺與音樂行業的合作也愈發緊密。12月19日,在2023快手音樂生態大會上,快手作者與內容生態業務部負責人黃咪咪稱,截至目前,公司總共合作了1000家以上版權公司,曲庫中積累千萬首歌曲,線上活動播放量超過1000億,投稿參與作品達500萬以上。隨著平臺的音樂氛圍更加濃厚,音樂消費的潛能和動力也不斷凸顯。

此外,快手音樂中心負責人于藍透露,2023年,平臺累計已為30家版權方促成了歌曲商業化場景合作,版權方音樂結算的總金額同比上漲15.5%。

記者注意到,2021年3月,平臺首次發布《2021快手音樂版權結算規則》,“規則”包括了短視頻和直播間兩大場景的音樂版權結算、詞曲版權的單獨結算以及獨立音樂人的結算。短視頻、直播平臺怎樣同音樂版權方分成,首次有了成文規定。根據規則,當音樂被用作短視頻配樂時,音樂的使用次數、而非使用時長,是結算的核心指標;在直播間內,則按照有效播放次數來計。同時,詞曲也納入結算體系中。

“依托平臺流量讓好音樂找到新出口外,平臺也需要思考如何保護好音樂人的各項權益。”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潘燕,通過完善站內原創音樂的版權保護、打造可實現長效性收益的音樂人營收模式,有助于建立短視頻平臺音樂生態的良性循環。

根據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的測算,2022年,包括在線音樂、音樂短視頻、音樂直播、在線K歌業務在內的中國數字音樂市場總規模約為1554.9億元,相較2021年,同比增長16.8%。其中,音樂短視頻市場規模約為410.3億元,較上一年增長19.8%。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版權侵權聯系電話: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