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沈某醉酒駕駛電動自行車撞上了路邊違規停放的客車,不僅造成兩車損壞,他自己也身受重傷。沈某將違停車主及其車輛投保的保險公司起訴索要賠償。一個是醉駕,一個是違停,賠償責任該如何劃分?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近日通報了這起案件的審理結果,沈某醉駕失控撞車是事故發生主要原因,違停車主過錯程度較為輕微。對于沈某超出交強險的損失,法院判決沈某自行承擔80%,保險公司共計賠償39萬余元。

2022年7月的一天清晨,在朝陽區一混行路段,22歲的沈某醉酒駕駛電動自行車由南向北行駛,撞上了路邊一輛頭朝東尾朝西停放的中型客車,造成兩車接觸部位損壞,沈某受傷嚴重。

交警認定,沈某醉酒駕駛非機動車且駕駛非機動車妨礙安全駕駛的行為是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蛙囓囍髦炷澄窗凑找幎ㄍ7跑囕v是事故發生的次要原因。確定沈某承擔主要責任,朱某承擔次要責任。

后經鑒定,沈某顱腦損傷后遺左側肢體偏癱的傷殘等級評定為四級;輕度智能減退的傷殘等級評定為七級;開顱術后的傷殘等級評定為十級。累計傷殘賠償指數80%,需要部分護理依賴。

由于朱某的車輛在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及100萬元第三者商業三者險,受傷的沈某將保險公司及朱某一并起訴,主張醫療費、后續護理費、傷殘賠償金等各項費用共計250余萬元,要求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內先行承擔賠償責任,超出交強險的部分承擔30%的賠償責任,仍有不足的由朱某承擔賠償責任。刨除保險公司已賠付的20余萬元,沈某索賠共計70余萬元。

西城法院審理后認為,此次事故發生時,朱某的車輛已處于長時間停止狀態,朱某本人也不在車上。雖然朱某未按照規定停放車輛,但相對而言,朱某對事故的發生未有任何主動參與的情形,其過錯程度較為輕微。沈某在醉酒后駕駛電動車,致使車輛失控撞上停在路邊的車輛,是導致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因此,對于沈某超出交強險的損失,根據雙方的過錯程度,酌情確定沈某自行承擔80%,朱某承擔20%。

最終,西城法院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限額內賠償沈某各項損失共計39萬余元,朱某賠償沈某鑒定費。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記者 孫瑩

流程編輯:U032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版權侵權聯系電話:010-85202353